网络大会于27日美西时间上午十点半开始,主持人金秀红首先请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盛雪女士向大家介绍王炳章先生的简历。

     盛雪说:王炳章先生组建了中国海外的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他担任了第一届和第二届主席,1989年,他参与创建了第一个反对党,中国自由民主党。他担任第二届主席。1998年1月,他悄悄回到中国,但被逮捕,并被驱逐出境。

 

 

(接上文)1998年2月,他创建中国民主正义党,后来出任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顾问。2000年2月,王炳章先生出任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顾问。2002年6月,他被人约请到越南,去见工运人士,结果被跨境绑架,带回中国。半年之后,中共当局才承认。2003年2月,王炳章被以恐怖组织,泄露国家机密以及台湾间谍等等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他一直在广东韶关的监狱被单独关押。他已经在监狱中十八年,多次中风,今天,新的中国民主大潮正在来临的时候,王炳章却仍然在监狱里被关押着。王炳章先生有一本重要的著作,《民运手册》,被称为中国民主革命之路,这本书以浅显的语言把一些看起来深奥的民运理论清晰地阐释,具有非常强的操作性。王炳章对于整个中国社会的影响,我相信在历史演变的过程中会被更多地认识,今天,我们借这个机会,来为王炳章以及所有正在被中共关押的良心犯政治犯做全球的祷告。希望他们保重身体,等到光明到来的那一天。能够健健康康地走出牢狱。比如秦永敏,他的总刑期是37年,包括胡石根。还有一些人已经在监狱里被迫害致死。比如彭明等,我们今天非常非常地感恩,能有这样一个机会进行祈福祷告,为这些放弃了自己的健康幸福生活走了一条反对中共专制极权暴政道路的先行者。我们应该是他们的后继者。

      接着由来自大温哥华地区的洪予健 牧师为做王炳章博士和所有被中共关押的良心犯祷告:谢谢主内的各位弟兄姐妹,尊贵的来宾朋友们,王炳章博士的家人们平安,今天我在这里很荣幸被邀请在这样的祷告会上能够为我们主内的弟兄,王炳章博士来呼吁和为他祷告,深感荣幸。大家知道,王炳章博士,有实实在在海外民运第一人的称呼,这是名不虚传的。1985年的秋天,在美国费城,我在攻读物理化学博士期间,我有幸坐在大学图书馆的阅览室里看到《中国之春》杂志,借着这本杂志,我认识了王炳章博士,我但是是怀着不仅追求科学也追求民主的理想到美国来,所以当时我看到中国之春,一时有如获至宝相见恨晚之感。当时中国改革开放后在海外获得博士的第一人王炳章,如果他投靠体制的话,他可以在中共政府当中及宣传当中得到很大的利益,中共当局也是为了鼓吹改革开放的成就,海外博士第一人本来就可以成为一个很重要宣传,但是王炳章放下了这一切,他不要体制给他的任何光环。不论是回国还是留在美国都可以使他过上特别优裕的生活,享受高等华人待遇,但是,他走出来,反抗中共暴政,建立了海外民运组织,开办了中国之春杂志,这让我敬佩之至。…我第一次见到王炳章,是在费城,我当时听到许多关于他的不好信息,我是满腹狐疑,我自己也在痛苦之中,因为民运这条路,我自己也很想投入,我一直作为局外人,不是害怕,是害怕民运组织里的内斗,所以,当时,我很痛苦,找不到出路,感谢神,也就在那个时候,使我知道,民主的真正来源是基督教的信仰,我们知道,美国独立宣言里说的,all man are creat equal, 我们人人生而平等,是被创造我们的主赋予了我们这不可让渡的权利,这个权利,就是生存的权利,自由的权利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话使我热血沸腾…这是当时美国独立战争中的基督徒们所发出的声音,感谢主,这也是我后来追寻耶稣基督的原因…王炳章从来不在背后议论人,我听了严家其的话后,立马把前面对王炳章的疑云一扫而清,我心里想,王炳章不但是主内的弟兄,他的品格也让人佩服,这是我对王炳章先生的了解,但是,18年前的今天,王炳章被中国政府从越南绑架到中国,并被判了无期徒刑,我的心中充满了悲愤,但那时不知道能为他做什么…他不是坐而论道,他是起来直面残暴的中共,他是一个实干家,所以,他遭到了政府最大迫害…过去毛泽东被捧到了神的位置,结果中国的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现在的一尊也要人们像过去对毛泽东那样对他来跟随,这又是一次偶像崇拜…我们的信仰是一样的,是罪人都要悔改…但一个人自认为了不起的时候,他在神的眼中是看为可恶的…我最大的心愿希望华人教会不要佛教化,变成一个所谓离世的,根本漠不关心所谓世上事情的所谓跳出五行…在中国的政治苦难当中,政治不能缺席,一定要为苦难发声,我们今天为王炳章博士祷告…希望他能够重见天日,能够成为新中国重新出发的一个很重要的力量。我们为他在这里切切的祷告,我们也为海外民运祷告,愿民运的人士更加愿意来信主,在基督的恩典里学习互相的宽恕学习互相的容忍,在这里,我们才能够不把共产党那种彼此相争的残酷斗争的风气带到里面,毒害我们的民运。我很希望我们借着纪念王炳章,让我们来学习王炳章愿意跟随主,更加的来操练我们自己,能够战胜自己,才能够战胜这个世界…让我们现在为王炳章博士祷告,为所有在中国大地上关押的良心犯祷告…

    接着,傅希秋牧师开始他的讲演,他首先谈了他所了解的王炳章,也说到了中共暴政的成因,谈到了基督的信仰和自由民主的关系,傅牧师牧师最后说:圣经腓力比书第四章,第六到第七节,应当一无挂虑,凡是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我们所要的告诉上帝,上帝必然赐主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我们的心魂和意念。所以我们低头祷告,天主上帝,今天我们要纪念的王炳章博士…今天还在中共的狱中受尽折磨,但是到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依然在天上坐着为王…求你在这个时刻,特别赐给王炳章博士,赐给那些还在狱中的,王怡,还有我们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的高律师…在冰冷的牢房里面,请亲自触摸他们伤口,亲自成为他们的安慰,求你警告习近平领导的邪恶集团,求你使他们悔改…使他们悔改过来,苏醒过来,主,感谢你,也求你祝福在坐的每一位…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门!

     下一位祷告的是美国的艾伦彻茨牧师,他手拿圣经,在教堂里庄严地进行祷告演说。邱家军等三位参会者,也在这个教堂用低沉而凝重的声音宣读了三百多位还在狱中的中国良心犯政治犯的名字以及他们关押地点。那每一个名字都敲打着在场的听众,让人落泪,让人感到身上沉甸甸的责任和义务。

      王炳章先生的胞弟王柄武先生发言中说:真的感谢秀红姐,还有那么多的牧师为我哥哥和中国良心犯做出的那么祷告,我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除了感谢以外,我想说一句话,就是我 哥哥在判刑的时刻,就是法庭宣判他无期徒刑的时候,他振臂高呼,中国民主必胜!当时,我妹妹和我的姐夫在场。他就说了这么一句话,今天我看看我姐姐也在线上…我们两个礼拜才听到的消息说,我哥哥还活着,我们有半年多,将近7个月了,我们没有收到哥哥来信,也没有收到他的任何消息,这是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以前我们都是一个礼拜,或者最多两个月到三个月都能收到他的信,这次,将近7个月我们没有收到他的信,所以,两个礼拜之前,他的儿子还打电话给监狱管理局,我们现在能做的事情就是为他祷告,我们也没有办法做其他任何实际的工作,去年的时候,我们家里曾经以低姿态给习近平写过一封信,希望能让我哥哥能在监外执行,费用我们自己来承担,这样王炳章能看看自己的孩子,抱抱孙子,但石沉大海,没有听到任何反应,我相信我们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希望大家和牧师们继续祷告。大家可能也知道,他写的那本书,《神喻圣经揭秘》,刚出版的书,大家可以通过网络订购,再次感谢各位牧师,为我哥哥,为所有的良心犯祷告,为所有的中国人祷告,为中国的改变祷告。让中国成为一个尊爱上帝,信奉上帝的一个基督徒的国家。请大家为中国早日实现民主而祷告,为中国人有自由,有相信神的自由而祷告。

   王炳章的老朋友郭平、吴倩以及人道中国主席周峰锁,中国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力六四雕塑公园创办人雕塑家陈维民先生,独立媒体人戈壁东先生都先后在祷告会上发言。

     周峰锁说,我多年前见过王炳章先生,和他有过一次深入的谈话,那时候我是刚到美国的学生,对于民运要走的路还没有任何概念,但是我记得他对我的鼓励,那时候他在民运里面也是经历了很多的挫折,可是我在身上总是感到一种激情,一种希望,当然这种力量我也在其实的从事民运的朋友身上看到,来自于信仰的力量,来自于神的力量。来自于耶稣基督给我们的盼望。现在王炳章在监狱里,我们求神保守坚固他,坚固他的心,让我们在外面的人能够做更多的事……在这个最弱小的时候,我们只有祈求上帝。谢谢大家。

      陈维民在发言中说到了曾经和王炳章先生结识,并在一起为民主事业而奔走的日子,他最后说到:我们希望大家不仅仅为王炳章和中国所有的良心犯祷告,我们一起来做些事情,达成王炳章先生实现中国民主自由的愿望,我们大家一起努力。

     接下来,盛雪女士再次发言,她说:王炳章是一个具有强烈坚定的信仰,他有深刻完整的思想,他有慈悲大爱的情怀,他有超越恐惧的强大勇气,他有对中共暴政清醒的认识,他有很强的组织能力和行动能力,他有超凡脱俗的忍辱负重的能力,他有推翻中共暴政的谋略和坚定的决心…无法想像一个人能在封闭的状态下坚持了18年,但是,王炳章坚持下来了,在此,我也想对王炳章的家人表达自己的慰问…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让王炳章的监狱日子缩短。现在一个新的局面已经形成,我们现在就是要拧成一股绳,早一天促成中共的解体和暴政的垮台。这是我们最大的责任,能够让王炳章秦永敏等等以及所有被关的中国政治犯良心犯早一天获得自由。大家一起努力。

     杨建力在发言中说:刚才很多朋友介绍了王炳章的生平和品质,我想说的一点中国的民主运动实际上在中国大陆本身一直组织化的,是不连续的,一直被截断截断,当然一直没有消亡,每一次被镇压后,都有强烈的反弹,组织化的民主运动在中国大陆没有一个很明显的持续性,海外民主运动从1982年到现在有一个持续性组织化的民主运动,而这样一个组织化持续性的民主运动的创始人就是王炳章,我们在这里不能忘记这一点…我是早期到美国来留学的学生,当王炳章到我们的校园来和我们接触的时候,我们又害怕又喜欢,害怕是因为和王炳章这样的人粘上了以后,回国会有很大麻烦,又喜欢呢,是因为实际上我们心里是赞同他的,88年,我加入民联…王炳章给我的激励有几点:一、他是个开创性的人物,二、他是 一个坚韧不拔的一个人,在任何的困难之下,他都要坚持,这种精神对于今天我们来讲非常有意义,三、他能忍辱负重,在民运的历史中,王炳章是受到诽谤攻击是非常多的,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而且忍辱负重。这几点对我的鼓励和激励是非常大的…我今天不想说太多难过的东西,我就说两点值得安慰的地方,王炳章在监狱中一定知道我们没有忘记他,在为他祷告,第二各值得安慰的事情是王炳章的孩子,这些孩子现在都成长为非常优秀律师,而且他们非常关心中国的民主与人权运动。这点,王炳章比我们都幸福…..我常常有一种无力感,但是我常常用圣经里的一个故事来鼓励自己,那就是五饼二鱼的故事….我们只要坚持做,献出我们的五饼二鱼,那么最后只要有神迹,那么我们就能做出伟大的事业来。当然,我们也不能狂妄地认为,这个五千个信众是我们的五饼二鱼喂饱的。所以,我们一不要妄自菲薄,二不要狂妄。我常常用这个故事来激励自己,今天我想这个故事来激励各位。就是,我们献出我们的五饼二鱼,让上帝做他的神迹…期待王炳章的自由,期待中国的天明。

李方 、 杨子立、 杨晓、  姚戈、胡经纬、 陈士胜等民主人士及其家属也都先后在会上做了很好的发言。

     在主持人金秀红女士的提议下,傅希秋牧师做最后发言,他说:谢谢金姐妹,谢谢洪牧师也谢谢各位,我们坐在这里祷告,不仅仅是坐在这里念念有词,对空讲话,而是这样的祷告就是一个实际行动,今天我们看到的,第一个是信心,信仰,大家有一个基本的共识,中国的盼望,除了我们所谈到的,戏剧性的物质现代化,当然还有我们民主人士也经常谈到的制度的现代化,体制的现代化,我们都经过这么多年的挣扎,认识到有一个根本性的现代化,那就是心灵的现代化,生命的信仰的现代化,这是我们古老而又每日更新的对上帝的敬畏,对耶稣基督救赎的认知和领受,物质的器具的制度的现代化,都来自一位那样的本源,是从起初就指明幕后之事的上帝,来自那位超乎万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又住在我们个人之内的,既超越又内存的上帝,他是我们所有追求的本源和核心根基。有些基督徒进到我们教会里面还是感受到很多错误的观念,很多不符合圣经教导的观念,甚至很多的牧者都是瞎子,瞎子领瞎子,所以,圣经里也有提到,耶稣特别谴责那些,把群羊领到深坑当中,非常可怜的是,包括北美的,欧洲的很多华人的教会,很多的牧者都在这方面除了无意识地教导上的缺失,很多也是出于各种的惧怕,有意识的,有的被统战成了红色的牧师,红色的教会,所以,这个是我们教会要受上帝的审判的,并确教会要在上帝面前深度地反思,深度的悔改和认罪的。教会在世人面前,在世界面前,甚至在共产党面前,也没有做最美好的见证,我们的教会的牧者也应有所反思,但教会不仅仅指有形的人聚集在一起,凡是遵从基督耶稣为大,奉主基督耶稣的名聚集的,是上帝呼召出来的,有生命力的群体,本身就是教会,一个人也是…..  信仰的根基和自由的追求是相辅相成的,这是我们的力量本源,我们应把上帝给的呼召和恩赐尽每个人最大力量来发挥出来,不一定每个人去跟华府打交道,也不一定每个人天天去使馆抗议…圣经的原则,就是我们是一个肢体,一个肢体受苦,大家都将感到痛苦,一个肢体喜乐,大家都将感到喜乐…希伯来书第十三章第三节有句话,要纪念为主被囚的,就像我们同在监牢里一样。我总结三点,一个信仰,一个是自由,一个是恩赐的发挥,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一点事情。我希望以主祷文来结束今天的祷告会。

在洪予健牧师带领下全体参会者共同祷念一段圣经的主祷文后网络大会圆满结束。

By Seat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