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的7月9日,中共当局抓捕了上百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一群不明身份的黑衣蒙面者对女律师王宇的强迫失踪标志着一场在全国范围内对超过三百名律师的拘留和关押、被失踪和酷刑、起诉和审判运动的开始…

这些人权律师遭受了残忍、非人道的对待。有的北京执业的律师被驱逐到了遥远省份,家里和电话被监控,门道24小时被保安把守。在一些重要全国性活动日,如江天勇律师近期所遭遇的那样,至少20名保安环伺左右…对中国知名刑辩律师和人权律师的惩罚无休无止,直至剥夺他们的生存权利。”

然而他们究竟犯了什么罪?他们不过就是本着律师的职业操守和道德准则为一些访民群体和异议人士进行道义上的支持和法律辩护吗?他们不就是仗义执言吗?他们的存在不正是一个国家的法治和公正的彰显吗?他们的精神彰显了《世界人权宣言》和联合国文书中所表达的国际人权原则。难道中共政权连这一点点的遮羞布都不要了吗?

正如王全璋律师的自辩词说:全世界正常国家对类似“颠覆”奉行的法律定义是“武装推翻”。即使有人把“颠覆”挂在嘴上,也并非法律上的“颠覆”之意,权力机器也不能任意打击。把法律词语和大众口语、媒体语言甚至文学术语混同使用,不是一个法治国的做法。权力机器也不能把公民的行为任意“论证”为颠覆…

中国律师和人权捍卫者没有更高的要求,不是要星星和月亮,只是需要阳光、空气和水,只是希望这些司法者能遵守他们制定和公开宣扬、竭力鼓吹的法律;只是希望中国宪法和法律上人民的最低的自由和最低的权能得到真正的保障。那些冤假错案的制造者们,一方面宣称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一方面又把致力于将权力关进笼子的人关进权力的笼子;一方面宣称让人民在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一方面又竭尽一切可能掩盖真相,秘密审判;一方面不得不更正一些冤假错案,一方面又在肆无忌惮地制造新的冤假错案。

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没有监督的权力正是中国今日腐败深重的原因。709律师案件就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冤假错案,那些人权律师们仅仅是尽到自己的本份职业的操守,顶多就是为当事人发出了自己的声音,然而,却成了颠覆政权的罪犯,遭到如此非人的打压,有些人至今失踪无法联系,司法何在?天理何在?

从中共建政以来 至今日,中共对中国人的迫害从没有停止,正是他们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受害群体,从“三反五反”到“文化大革命”,从到西藏政变、到六四屠杀、 从镇压法轮功到新疆集中营。近几年来,更加严厉更加残酷,从709大抓捕,到香港镇压“反送中”事件乃至最近的香港国安法出台,他们不停地侵犯人权,镇压民主人士、异议人士,发生一个又一个骇人听闻的惨案,制造一个又一个受害群体。可以说,中共权贵集团是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所有残酷统治的集大成者,他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口口声声代表人民,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实,他们的眼中全无人民,只有一党之私,一己之私,行国家之名,谋党内权贵之利,权贵家族利益至高无上。他们的伎俩已被越来越多的人看穿!他们现在正在裸奔而不自知!

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在《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写到:“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和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特别是孜孜于‘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亿万国民于水火的政体‘道德性败坏’,致使人祸大于天灾,在将政体的德性窳败暴露无遗之际,抖露了前所未有的体制性虚弱。至此,人祸之灾,于当今中国伦理、政治、社会与经济,甚于一场全面战争。”是的,中国人民正在受到的苦难和非正常死亡情况不亚于一场激烈的战争,想到这些,此刻,我们的心在流泪,在滴血…我们一起怒吼:“够了,这发霉的造神运动、浅薄的领袖崇拜;够了,这无耻的歌舞升平、肮脏的鲜廉寡耻;够了,这骁骁漫天谎言、无边无尽的苦难;够了,这嗜血的红朝政治、贪得无厌的党国体制;够了,这七年来的荒唐错乱、一步步的倒行逆施;够了,这七十年的尸山血海、亘古罕见的红色暴政……”

够了,CCP!“709”律师及家属人等何罪?够了!CCP下台!习近平下台!

中国民主人权联盟&美国民阵总部

By weiq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