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真的是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嫖娼”是北京当局习惯用来对付一些敢言人士的“专用罪名”,可以开出一长串名单。还可以有其他的罪名,比如因希望习近平引咎辞职而被第二次抓起来的宪政学者许志永,当年去法庭给异议人士作证的路上,在公车上被指“扒手”而被公安扣押,他们这类罪名都很现成。有人评论“嫖娼,煽颠,成为新法西斯一再滥用的整治思想的下三滥武器”。
汉学家黎安友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共政权竟然会打压一位根据中国宪法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的杰出教授,“他行使的是言论自由,而他们却会指控他嫖娼,丢人的不是许章润教授,丢人的是中国政府”。

香港著名作家颜纯钩评论:“许章润先生是当今最勇敢的士人,他代表民间正气,代表未曾埋没的民族精神,中共拘捕了许章润,不但不会令他的声音消失,还使他个人的影响更深远,他的历史地位更崇高。”

这些赞誉并不过分,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对知识人的打压可谓空前,许多人害怕因言入罪,渐渐不敢公开说话了,许章润则不然。2018年7月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批评中国现行政治与社会方向,批评领导人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倒行逆施。他深知身边危险四伏,然而直指中国领导人修宪取消任期制“等于一笔勾销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一巴掌只要把中国打回那个令人恐惧的毛时代,伴随着甚嚣尘上而又可笑之至的领袖个人崇拜。”作者明确要求“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平反六四”,文章一经出手,网络广为流传,海内外皆知,许先生本人也只凶险在侧,然而坦然表示:“话说完了,生死有命,而兴亡在天矣”。

新冠疫情武汉爆发,许章润今年2月发表『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开篇点出“举国大疫,一时间神州肃杀,人心惶惶。”瘟疫散布全球,中国几成世界孤岛,三十多年改革开放,“辛苦积攒的开放性状态,至此几乎毁于一旦”。进而指出,“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和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尤其是“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亿万国民于水火的‘道德性败坏’”,致使人祸大于天灾,这场人祸“甚于一场全面战争,此可谓外寇未逞其志,而家贼先祸其国”,作者怒斥中国最高领导人“无耻之尤”“民心丧尽”,让人民愤慨。

5月21日,许章润再在网上发表『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全球体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观与文明论』,批评“举国同调,政治当头,罔视法制,宁左勿右”,并指“几年来国家政治之逐渐全面倒返毛氏极权与国际体系中之日益政治孤立,造成了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这一危殆景象”,作者在文章最后更是直截了当地呐喊:“够了,这发霉的造神运动,浅薄的领袖崇拜;够了,这无耻的歌舞升平、肮脏的鲜廉寡耻;够了,这骁骁漫天谎言、无边无尽的苦难;够了 ,这嗜血的红朝政治、贪得无厌的党国体制‘;够了,这七年来的荒唐错乱、一步步的倒行逆施;够了,这七十年的尸山血海、亘古罕见的红色暴政。”

许章润知道有很大的危险:“此番作文,预感必有新罚降身,”“抑或竟为笔者此生最后一文,亦未可知”。然而作者一如既往:“当此危机存亡之际,书生天命,有话要说,不得不说。一己生命虽必陨落,明晨天际照旧一抹晨曦。则存在不存,而存在永存”。

By weiq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