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年六四之夜是中共对老百姓的一场残酷的军事镇
压。用残酷的武装部队镇压人民的民主诉求。 用屠杀
别人来拯救自己,目的只是为了保护他们从国民党手中
窃取来的党天下。

六四之夜爆发前自始至终一直都是和平理性呼吁共产
党有所改革,改变这种官倒的特权经济,改变自从开放
之后的腐败萌芽。邓家的次子,2个杨家将的子女等都
有腐败问题而且严重。跟这些年闷声发大财的全党腐败
相比当年的金额可能微不足道,但这是当年学生们呼吁
中共能做出改良的方面之一。这种改良要求并没有暴力
冲突,也没有理由让共产党觉得“亡党亡国”,只是对当
时自开放十年社会发展出现的社会问题做出改变。让这
“一少部分先富起来的人”能够按着他们承诺的真正的去
帮助“后富的人”。而不是去行成一批红色资本家掌握一
批一批大企业搞垄断,成为富可敌国的高层集团。中共
高层不过国计民生,不管人民要求,就为了他们自己和
家里人,亲戚,手下一系列极少数人的利益,自4-26
开始发表社论威胁学生,后来便是明目张胆拒绝变化,
僵硬且固执的自上而下的碾碎一切敢于反抗他们的人。
赵紫阳总理不愿成为他们的帮凶,最后一次在天安门发
表讲话已经从侧面反映了真正应该对六四决策的人是谁
。中顾委的元老在党内在改革开放政策上有许多分歧,
但在这一为共产党生死存亡的时刻却团结一致的坚决镇
压老百姓。
六四惨案发生之后,当年人民要求他们改革的方面他

们一点都没做。反而在反方向越走越远。国企称为党的
工具,越做越大且越来越腐败。在国企改革之后彻底让
一群当官的人把国家财产揽在自己手里。摇身一变从书
记变成了厂长,经理。然后再让以前的官员接着上位领
工资,而千千万下岗职工连饭都吃不上。官一代下去后
官二代,官三代接着享受他们老辈打江山坐享的福利。
只要党还在,他们的特权就一直存在。即使在政治上失
意或者不利,他们家的生活还是比老百姓要好得多得多

直到今天六四还是没有平反,官方只是从暴乱改成了
动乱,每逢6月周年悼念的时刻,只有香港有又被控制
下的纪念活动,而如今,现在香港都不许有纪念了。老
百姓在网上要发表相关的话题,即使连“六”和“四”无论
文字还是数字都会被封杀。今天流行的弹幕直播平台或
网站在六月出2号到5号全国网站都不允许发弹幕在网
上。就因为他们害怕老百姓重提此事。这充分说明了他
们的脆弱。无论他们表面看起来多强大, 这场对自己
人民开枪的血债他们永远也躲不掉。他们十分害怕齐奥
塞斯库的结果会落到自己头上,所以今天我们不能忘记
这一日。更不能忘记枪口下故去的英灵。

By weiq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