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20

刘鑫 – “贱民‘’制度下的牺牲品

昨天,刘鑫被江歌母亲起诉拒收起诉书的新闻又刷遍了中国网络,网民又在一次对刘鑫发了一轮谩骂及骚扰。在此我就想发表下我的看法。 刘鑫案在中国网络上非常出名,我就不在此陈诉具体情况了, 对于此案不熟悉的人可以参考wiki 。刘鑫有没有错,我问过我母亲这个问题,她脱口而出“当然有错”,然后我就问了“那如果当时是我在房内,我室友在门外被我男友用刀捅成重伤,我男友还拿着刀想要继续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