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写在“709”之际 – 郑洋

2015年的7月9日,中共当局抓捕了上百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一群不明身份的黑衣蒙面者对女律师王宇的强迫失踪标志着一场在全国范围内对超过三百名律师的拘留和关押、被失踪和酷刑、起诉和审判运动的开始…

关于声援和支持王炳章先生以及所有中共政治犯的倡议书

各位民运同仁: 王炳章博士是现代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先驱,是一位杰出的中国民运领袖。在王炳章先生入狱十八周年之际,我们倡议所有支持中国民主事业、为中国人民的民主自由而奋斗的组织和个人与我们一起共同声援和支持正在中共监狱里关押的王炳章先生。 王炳章无罪!立即释放王炳章!

中國民主人權聯盟和美國民主中國陣線聯合聲明

今天,中共當局撕破了它多年來的所謂“一國兩制”的遮羞布,單方面專橫跋扈地通過了所謂“强加国家安全法”,這是對已經長期固有的香港法律和國際規則的嚴重踐踏,清楚地告訴世人中共承诺对香港高度自治、在联合国(UN)存檔的协议《中英联合声明》(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已完全單方面地撕毀。中國民主人權聯盟和美國民主中國陣線對中國共產黨統治集團表示強烈譴責!

致香港人 — 陳士勝

親愛的香港朋友,大家好。 我實在忍不住要寫這樣一封信。希望大家能動一下手指,把它複製,粘貼,轉發出去。 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黑警已經暗殺了2萬個香港人了。但是,災難並沒有結束,還必須要再暗殺1萬個香港人,才能完成屠殺任務。因為,1950年毛澤東發動鎮反運動時,就是按照人口比例的千分之五進行屠殺的。這一次,2019年習近平要在香港發動鎮反運動,也是按照人口比例的千分之五進行屠殺的。按照目前香港的人口估算,需要殺掉3萬個香港人。

刘鑫 – “贱民‘’制度下的牺牲品

昨天,刘鑫被江歌母亲起诉拒收起诉书的新闻又刷遍了中国网络,网民又在一次对刘鑫发了一轮谩骂及骚扰。在此我就想发表下我的看法。 刘鑫案在中国网络上非常出名,我就不在此陈诉具体情况了, 对于此案不熟悉的人可以参考wiki 。刘鑫有没有错,我问过我母亲这个问题,她脱口而出“当然有错”,然后我就问了“那如果当时是我在房内,我室友在门外被我男友用刀捅成重伤,我男友还拿着刀想要继续杀我,